logo

当前位置: 首页>投资促进>投资指南

产业发展外部形势
发布时间:2020-09-28 11:34
来源:新闻信息中心
发布人员:新闻中心

一、产业发展外部形势

(一)国际产业发展趋势

1、新一轮科技革命兴起,社会生产由对制造能力的追求向计算、信息、智能的探索转变

伴随着以信息技术突破应用为主导形成的物理技术、数字技术、生物技术相互渗透,追求无限的制造能力和无限的能源向追求无限的计算能力、无限的信息、无限的智能转变,人类迎来了第二次机器时代。智能制造已经被普遍认为是此轮工业革命的核心动力,国外主要发达工业国家均已出台相应政策,积极重塑制造业竞争新优势,德国推动“工业4.0”战略,美国实施先进制造业计划,后发地区和新兴国家纷纷前瞻布局,着眼于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积极抢占新兴产业制高点。大同经开区应推动在自主创新能力、产业结构水平、质量效益等方面的转型升级与跨越发展,加快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步伐,大幅提升工业产品、装备、生产、管理和服务的智能化水平,不断汇聚转型发展新动能。

2、伴随全球步入智能经济时代,新技术、新组织、新业态层出不穷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以互联网技术、数字制造技术、可再生能源技术的应用为特征,正在引发影响深远的产业变革。新一代信息技术与传统产业、制造业与服务业、金融投资与实业投资等围绕跨界融合的新需求,正在争夺产业创新前沿,催生新的生产方式、产业形态、商业模式和经济增长点。各国都在加大科技创新力度,推动3D打印、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生物工程、新能源、新材料等领域取得新突破。生产组织和社会分工方式更倾向于社会化、网络化、平台化、扁平化、小微化。基于信息物理系统的智能装备、智能工厂等智能制造正在引领制造方式变革;网络众包、协同设计、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精准供应链管理、全生命周期管理、电子商务等正在重塑产业价值链体系。大同经开区制造业转型升级、创新发展迎来重大机遇。

3、全球资源和生产要素流动加速,以人和信息数据为载体的技术创新要素成为链接重点

经济全球化趋势的发展加速了生产要素在世界范围内的自由流动,加速推进新一轮全球贸易投资新格局。新一轮产业转移和生产要素重组速度加快,技术创新与转移在推动产业发展的地位更加突出,经济全球化发展至创新全球化阶段。国际链接合作从以跨国公司为载体的产业制造环节转移,向以人和信息数据为载体的技术创新转移转变。当前跨国转移更加关注区域发展潜能、创新环境、制造基础、创新要素、网络终端环境,塑造跨国交流渠道与平台成为区域竞争重点。大同经开区应着眼于培育技术创新要素,搭建创新平台载体,畅通多元交流渠道,优化创新创业环境,推动经济发展由资源、劳动力要素驱动向技术、数据、文化要素驱动转变,实施高端链接发展产业前沿领域。

(二)开发区发展使命

1、开发区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与时代大背景的转换同频共振

开发区是改革开放的产物、经济高速发展的排头兵和对外开放的前沿。自1984年9月25日中国第一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被批准建立以来,开发区经历了创业起步期、二次创业期、调整转型期、战略提升期四个阶段的发展。创业起步期(1984-1991年),我国以优惠政策吸引港澳台企业,发展“三来一补”,第一批设立14个开发区,批准规划总面积为121.15平方公里。开发区依靠政策优惠,港澳台企业成为招商引资的主体。二次创业期(1992-2001年),我国积极承接全球产业转移,大力引进跨国公司,邓小平南巡、加入WTO等重大事件标志我国全面实施对外开放。全球产业转移、人口红利、廉价土地和资源要素推动开发区进入快速增长期,欧美日韩的跨国公司开始涌入。调整转型期(2002-2013年),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世界经济形势出现巨大波动,外资动力放缓,内生动力增强,我国开发区对外开放的优势开始受到冲击和挑战。战略提升期(2014年至今),我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战略,要继续保持区域经济引领地位,开发区势必要“转方式、调结构”,通过创新驱动实现转型发展迫在眉睫。

2、成立至今,开发区经历了数次战略调整和转型

1991年国务院特区办闵行会议总结了开发区的成就和经验,提出坚持“以工业为主,以吸收外资为主、以拓展出口为主,致力于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三为主一致力”方针,是开发区之所以取得成功的重要经验。2004年全国开发区工作会议提出了开发区在新阶段发展的指导方针,概括为“三为主、二致力、一促进”亦即以提高吸收外资质量为主,以发展现代制造业为主,以优化出口结构为主,致力于发展高新技术产业,致力于发展高附加值服务业,促进开发区向多功能综合性产业区发展。2011年国家开发区“十一五”规划明确开发区实行“三并重、二致力、一促进”的方针,即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并重,利用境外投资与境内投资并重,经济发展与社会和谐并重;致力于提高发展质量和水平,致力于增强体制机制活力;促进国家级经开区向以产业为主导的多功能综合性区域转变。2014年国办发〔2014〕54号文明确新形势下开发区的发展定位,努力把开发区建设成为带动地区经济发展和实施区域发展战略的重要载体,成为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和培育吸引外资新优势的排头兵,成为科技创新驱动和绿色集约发展的示范区。

3、时移世易,开发区坚持深化改革试验田、扩大开放排头兵、经济建设主战场三个定位不变

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建设,在国内没有任何先例可循,也不可能照搬外国的模式。时移世易,开发区应始终坚持开放型经济取向和市场取向,率先突破计划经济体制束缚,紧密结合实际,准确把握定位,找准发展模式,积极探索发展之路。要成为深化改革的“试验田”。开发区具备必要的经济管理自主权与改革先行先试权,树立起“小政府、大社会”的管理模式,要在投融资机制、人才政策创新、管理制度创新、创新成果规范化等方面做出创新实验。要打造扩大开放的排头兵。开发区全面链接全球资源,对跨国公司研发机构、国外高水平大学分支机构等具有较强吸引力,应持续打造我国吸纳外资的主阵地。要建成经济建设的“主战场”。开发区应持续发挥示范和辐射作用,成为带动区域经济健康快速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4、时代大背景的转换和中国和平崛起的大战略背景下,开发区要进行四大定位转变

经济全球化进入创新全球化阶段,区域核心竞争力转而体现在“新产业、新思想、新商业模式、新创业”上。新一轮产业革命与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成历史性交汇,国际产业分工格局正在重塑,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供难得的机遇。然而,开发区创新驱动发展中仍面临一系列问题,包括创新投入不足、创新主体单一、创新能力偏弱等方面。在此形势下,开发区要以开放式创新为主线,在园区形态、发展布局、发展模式、主体构成四大方面推动定位转变,把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落到实处。在园区形态上,从以工业为主的产业园区向以新经济为主导的创新园区跨越。在发展布局上,从以部分开发区创新探索为主的局部创新向所有开发区进行创新探索的整体创新跨越。在发展模式上,由要素驱动的外延增长模式向创新驱动的内涵发展模式跨越。在主体构成上,由以外资企业为主的单一创新主体向外资企业和内资企业并重的多元创新主体生态体系跨越。

(三)区域发展大格局

1、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急需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人口、土地、资本红利等形成的投资成本“洼地”效应逐步减弱,高端产品“走出去”步伐加快,产业高端化、智能化发展需求加深,倒逼“转方式,调结构”。面对经济“L”型的态势,急需坚定推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更多依靠改革、转型、创新推动结构调整,以创新改善供给侧、创造新供给,提升全要素增长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大同作为资源型城市,面临的问题更为严峻,迫切需要转移到新经济的发展轨道上来,加速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推动发展模式由传统的拼土地、拼资源、拼成本向拼创新转变,增强经济发展后劲,实现新旧动能转轨。

2、京津冀协同上升为国家战略,大同急需优化区域产业发展环境,向东融入协同发展

2015年4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核心是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从疏解对象讲,重点是疏解一般性产业特别是高消耗产业,区域性物流基地、区域性专业市场等部分第三产业,部分教育、医疗、培训机构等社会公共服务功能,部分行政性、事业性服务机构和企业总部等四类非首都功能。大同在承接京津产业外溢方面具有比较优势,人文历史厚重,战略地位重要,交通顺达便利,产业基础良好,自然资源丰富,用电成本相对较低。伴随京津高端要素资源由“虹吸效应”正变为外溢辐射,区域竞争更加激烈,大同急需打造类北京的高端环境和高端平台,主动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

3、雄安新区的设立,开启了区域发展模式的新探索,为大同发展提供了重要借鉴

雄安新区的设立是新时期区域发展的重大战略举措,是中国经济结构和空间结构调整的重大部署,是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的创新示范。雄安新区坚持“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建设绿色低碳、信息智能、宜居宜业,具有较强竞争力和影响力,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现代化城市,将成为新常态新发展模式的改革创新试验田,京津冀创新驱动发展的新引擎,支撑京津冀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增长极。雄安新区从“零”开始高起点、高规格规划指导建设,采取综合公共政策、管理制度、社会构建等多手段作用新型城镇化建设,同时,全面禁止房地产,不搞大规模土地批租,致力于探索出一条中国经济发展转型的新模式与城市开发建设的新道路,为大同经开区加快转型、绿色发展、跨越提升提供了新思路。

4、蒙晋冀(乌大张)长城金三角合作区创新引领跨区域合作示范,积极融入京津冀发展

2014年8月乌兰察布、大同、张家口三市签署《蒙晋冀(乌大张)长城金三角合作区建设协议》,提出推进长城金三角优势互补、战略合作,随后蒙晋冀(乌大张)长城金三角合作区纳入《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标志着蒙晋冀(乌大张)长城金三角合作区正式成为国家级区域发展战略。三市在基础设施相联相通、产业发展互补互促、资源要素对接对流、公共服务共建共享、生态环境联防联控、旅游合作等方面开展实质性合作,已在打造现代农牧产业链、促进区域贸易合作、构建高效现代化物流联合体取得实质性进展。截至目前三地已签署了区域合作框架协议和24个专项合作协议,产业合作项目达36个,总投资近190亿元。大同开发区应充分把握长城金三角合作区建设机遇,促进区域贸易合作、构建高效现代化物流联合体、建立信息合作共享平台,打造大同与周边城市协作共赢的重要载体。

5、山西自获批综改试验以来,部署多层次多领域改革措施,目前已进入全面铺开深入推进阶段

2010年11月,国务院批准山西省作为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是我国第一个全省域、全方位、系统性的国家级综合改革配套试验区,为山西省经济转型跨越提供了强有力的政策支撑和发展机遇。山西综改总体方案科学规划了到2020年山西资源型经济转型综改试验的整体思路,明确了山西转型综改试验的主要任务包括产业转型、生态修复、城乡统筹、民生改善四大领域。山西转型综改试验将在创新完善产业转型促进机制、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等十个方面开展实施综合配套改革。大同经开区应抓住政策机遇,把握战略导向,引领全市在发展理念、模式、路径上勇于创新,大力发展高新技术特色突出、具有区域个性的资源接续产业,在全省经济结构转型中争当示范突破的先锋军。

国家级大同经济技术开发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