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 首页>信息公开>政研摘编

开发区如何应对疫情的经济冲击——开发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营商环境措施建议
发布时间:2020-09-01 10:40
来源:大同市开发区
发布人员:新闻中心

日内瓦当地时间2020年1月30日晚,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本次发生在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并为中国和国际社会提出了几条建议。

在随后的记者发布会上,世卫组织的相关官员介绍说本次突发事件委员会委员和顾问“近乎一致”(nearly unanimously)同意将本次疫情列为PHEIC。世卫组织的这一决定,已经引起了一定的市场恐慌情绪,市场机构不断分析了本次疫情可能对经济产生的各类负面影响。

在当前情况下,礼森智库认为,各个开发区和产业园区应当从短期着手,放眼中长远应对疫情的经济冲击。

 

一、疫情对开发区的整体经济冲击分析

虽然本次疫情来势凶猛,各地对本次疫情纷纷采取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但是疫情总体而言在开发区扩散不多。由于开发区内企业在春节期间大多处于停产停工状态,人员聚集不多,疫情未在开发区内传播蔓延。与城市其他功能区的干部相比,开发区的干部和工作人员的防疫任务不是最重的,工作重心大多集中在保障防疫物资的生产、流通和供应上。这些都为开发区认真做好疫情的经济冲击评估和开展之后的恢复生产工作提供了有利条件。

目前已经有众多经济学家如任泽平等发表了疫情对于宏观经济冲击的评估。

礼森智库综合各渠道消息和各个经济学家的分析,认为疫情对开发区而言经济冲击从宏观经济面上冲击较大,中观行业面上影响有限,微观企业层面上负面影响很大。

 

1.宏观经济层面

尽管本次疫情被列为PHEIC,但是世界卫生组织“不建议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同时要求“采取明显干扰国际交通的额外卫生措施”需要上报。结合WHO总干事谭德塞前不久与我国最高领导人的会面情况来看,我国已经与世卫组织达成默契,将本次疫情对中国外资外贸的影响降到最低。相信通过我国政府和国际组织的努力,本次疫情对外贸出口的影响将被尽力控制。同时随着央行及银保监会针对特殊时期的货币及信贷政策的逐步落实,宏观经济上的流动性风险将降低。

然而,尽管决策层和国际组织正在努力降低影响,但是本次疫情,对我国稳外贸、稳外资工作可能有较大的影响。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美国宣布停发中国公民入美签证,停飞中美之间的所有航班。意大利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些都将为中国拓展与这些国家的经济往来造成困难。同时当前世界各国右翼保守思潮占据主流,中国的疫情可能同各国国内的右翼社会思潮相结合,形成一定的反华情绪。这将对中国稳定与这些国家的外贸产生强烈的负面作用。

另外,我们主要需要面对的是国际投资者的投资信心下降。在同被列为PHEIC的埃博拉疫情中,国际投资者对西非的投资信心大减,导致西非多国的铜铁矿投资锐减。尽管我国经济结构同西非国家不同,但是由于疫情带来的投资者信心的降低,将成为主要的市场负面情绪。

 

2.中观行业层面

受到本次疫情影响的影视、旅游、教育培训等行业大多不集中在开发区。而集中在开发区内的生物医药行业,在本次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获得了一定的发展机遇。

 

3.微观企业层面

中小企业普遍应对风险能力不足。中小企业资金面紧张,抗压能力弱。在无法保证已有合同完工交货和取得新合同的当下,它们还面临着厂房租金和工人工资的压力。众多中小企业为避免破产,极有可能选择减薪裁员,导致短期失业率上升。

  

二、疫情对开发区的具体冲击分析

综合以上信息,在未来开发区将面临十分具体的冲击。主要体现在开发区运营管理、产业定位和招商引资等方面。

 

1.开发区运营管理

如何解决复工后大人流聚集的防疫问题成为了主要面对问题。需要做好之后几个月的防疫工作,用“润物细无声”的公共卫生管理来控制疫情,同时做好复工复产、稳经济、稳增长的工作。

 

2.开发区产业定位

在开发区产业定位上,本次疫情要求众多开发区重新评估产业定位。当前情况下,众多开发区可能会加紧上马生物医药项目,赶上“风口”。然而实际上,本次疫情对生物医药行业的考验最大,众多“伪”生物医药产业园区将会面临重新洗牌。本次疫情实质上是对各个生物医药园区内企业的“实战”监测,考验了众多企业究竟是“骗补”还是有真材实料。时至今日(2020年2月1日),已有7家企业生产的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产品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获应急审批通过。他们分别是捷诺生物(位于上海徐汇区)、之江生物(位于上海漕河泾开发区)、华大基因(位于武汉东湖高新区)、华大智造(位于武汉东湖高新区)、达安基因(位于广州高新区)和圣湘生物(位于长沙高新区)(第七家企业名称尚待公开信息确认)。这些都反映出了,高端生物医药产业往重点地区和重点开发区集中的趋势。疫情扯下了笼罩在当下遍地开花的生物医药园区脸上光鲜亮丽的面纱,让园区真正的产业现状公之于众。在本次疫情中发现没有能够集聚起有竞争力的企业的生物医药园区,其将面临着市场对开发区产业定位和产业孵化能力的强烈质疑。

而针对目前众多开发区出现的二转三的趋势,本次疫情对于第三产业伤害较大,为脱离实体产业和技术研发的“三产”开发区敲响了警钟。二产和三产的管理要求不同,行业发展路径不同,开发区在大型产城融合,进行商办建设时,应当考虑到由于二三产定位不同和融合带来的一系列管理、扶持、运行问题。

 

3.开发区招商引资

本次疫情将为部分地区的招商引资工作带来更大的困难,同时将让园区传统的招商模式面临挑战。本次疫情暴露出的我国部分地区的行政效能问题、领导素质问题,将为这些地区下一步吸引资本(尤其是国际资本)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些地区多年来耗费财力、物力和人力打造的城市形象在本次疫情中毁于一旦,失去信心的资本将会更多流向在本次疫情中管理得当、领导干部能力超群的地区(如长三角地区)。

同时,由于疫情,传统的四处拜访招商、宣讲会推介等线下招商活动无法进行,尤其是“酒桌招商”在今后一段时间将无法进行。在当前严峻的招商形势下,开发区如何用新手段吸引国际国内资本成为了重要的问题。

 

三、以提升营商环境应对疫情的中长期经济冲击

 

在面临的疫情大环境考验之下,开发区更应当做好自身营商环境建设,以应对疫情带来的中长期经济冲击。

礼森智库分别从人员服务、企业服务和产业服务方面,提出几条具体的措施建议。

 

1.人员服务

一是加强同医疗卫生服务机构对接工作,逐步引入“驻区医生制度”。可以打造“家庭医生”制度的开发区版本,作为连接开发区日常运行和医疗服务的通道。为开发区及时就区内的公共卫生问题同医院相联系,有条件的开发区,应当加快开发区诊所的建设,作为疫情爆发时的临时隔离场所,日后也可以作为服务开发区内工作人员的医疗服务点。

二是加快建设开发区内特有公共交通服务。节后复工,急需将返程人员及时引导到开发区内企业复工,并减少他们同社会其他人员接触暴露的风险。有条件的开发区可以开行专门的线路,点对点接送相关人员。

 

2.企业服务

一是要尽快建立现代化和标准化的物业管理服务体系。物业管理将直接负责复工后的楼宇消毒、门禁管理、食堂餐饮等服务,是防止疫情在开发区内传播的关键。只有现代化和标准化的物业管理体系,才能有效地建立起责任到人到点,线上线下结合的管理模式,让应急式的疫情管理走向常态化的环境卫生管理。

二是要加紧落实企业生产和经营场所的免租优惠。建议有条件的开发区运营主体,开展2月份场地租金的减租措施,以缓解中小企业的资金压力。也可以设立专项的减租基金,特别针对向园区内“二房东”租用场地的中小企业发放减租优惠,同时也可以通过这一措施做好园区内“二房东”和房客的摸排工作。

三是要加紧对接金融机构服务园区内中小企业。央行和银保监会已经出台多种措施支持中小企业度过难关,开发区可以积极同银行等金融机构对接,做好前期调查摸排工作,将统计了解到的实际困难企业的情况主动通报给金融机构,把金融服务送到中小企业中。

四是切实做好税收减免和返税工作。有条件的开发区,可以通过自设基金,于大规模减税工作之前,先行预借企业流动资金,以支持企业生存,并加大产业基金在今年对企业的扶持力度。有财政账户的开发区,可以在本年上半年加大返税力度,对企业上缴税金的地方留存部分全额返还。

 

3.产业服务

一是加强产业统计工作。本次疫情爆发后,众多开发区基于原有良好的统计工作基础,及时调动相关医疗器械企业加紧生产,这说明产业统计工作是开发区工作的重中之重。在下一阶段,需要进一步做好统计工作,利用统计工作深入企业,做好经济冲击的摸底和预防工作。

二是重新评估开发区内产业结构。疫情对产业的冲击值得开发区再次审视产业发展方向。之前“一拥而上”的生物医药产业是否经过几年的发展取得了实效,是否还需要继续进行补贴投入,需要重新审视。园区内产业结构如何搭配,以使得开发区可以穿越周期,在各种情况面前获得较为平顺和稳定的发展,值得认真思索。园区内二三产之间的比例如何划定,二三产管理所带来的各类问题,值得仔细研究。

三是创新招商引资模式。疫情冲击过后,开发区需要创新招商模式,赢得投资者的信心。开发区招商应当逐渐从线下招商的“到处跑”模式,转变为线上线下立体化的园区“营销”模式。同时开发区应当主动通过自身品牌建设,形成与所在城市有联系但又有差别的自身特色品牌,走出赢得投资者信心的新路子。

国家级大同经济技术开发区